有沒有想過,若真的可以請別悲觀的生活,生活裏還有那麼多可敬可愛的人,當然還有那些抬起頭就撲面而來的絕對可以用迷人來形容的風景,我們將生活在鮮衣怒馬的人群裏過的處若不驚,將那些相處久不厭的朋友放在心裏,可以將遇到的失意與困頓在黎明之前轉化成一個豔陽天,當然在面對曲折我們自尊的事情上卻從不妥協。我們活的過的相對又絕對,在此其中,我們穿越過花開花謝的城市鄉村,品嘗過甜美或苦澀的果實,將一切釀成度數高的烈酒,然後與一個人把酒言歡,多好!
只是常常不自覺的把別人的心事與感情照顧的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模樣,但是我們在最後發現,自己早已患有破傷風的情緒從未痊癒,也從未被關懷,何必呢,“照顧自己”這簡單到脫口而出就對身邊人的問候,卻從來沒有去真的將這四個簡單易懂的字,送給自己過,在我們追逐美好生活的路上,頭破血流過,傷筋痛骨過,怎麼可以不去照顧好自己呢?尤其面對最後別人的不聞不問,我們知道我們對一個人的好出現不對等,甚至彼此的孤獨都不曾匹配。我們的失落就在某一刻悄然落地。
很多時候喜歡被熱水燙著,也可以被涼水冰著,可就是不想被溫水耗著,這樣愛恨分明的我們,被旁人冷眼、甚至竊竊私語的時候,卻絲毫不減狀態,這樣的傲嬌,無疑才是真的自我內心倔強與執著。只是所有看見的看不見的棱棱角角,不管怎樣被風化,磨練到越加沉穩與冷靜時溫暖的心境就破土而出,於是認識到原來我們更欣喜的是生活打開了另一扇不同材質的窗戶,讓所有陌生與熟悉痛快的打個照面。
那些曾被評論不務實,也曾被批評不現實的日子裏,真真假假的唇槍舌劍裏,我們過的都有些累了,我們又不是活給誰看,我們只不過在討論中發覺這無關對錯,我們就是與另一個人的思維模式格格不入而已,好比西餐與中餐一樣,無法做到中和,別嚷嚷了,各吃各的就好,但是,請相信你在吃中西餐的路上終會遇見那個志同道合的盟友,你說著食材他談著作料,根本不用多麼耗時,你就發現,嗯,一道菜就可以上桌了。
總有一天,我們會足夠幸運,然後不無欣慰的看到,自己的思想與狀態與另一人不謀而合,甚至在某一刻產生火花四射的效果,發現我們說的做到,原來真的有人會懂,我們的感情,原來有枝可依,那些原來我們以為不被理解的孤獨只是我們以為,就像這個世上真的有人在過著我們想要的生活一樣。終於知道,那些愛好寫作、旅行、讀書、唱歌、跳舞、攝影等有自己世界的人,內心足夠豐盈的人總會與另一個心境足夠廣博的人結識,然後高山流水,再或者相依相守,那種棋逢對手的思維碰撞,絕對是妙不可言的體驗。
當然,在這個忽晴忽雨的江湖裏,我們都是幸福的人,因為生活裏我們有人愛著,還有你愛的人,這關於愛情,當然存在親情。
在豐富而又飽和的光線裏,將灰瓦白牆的縫隙都映的透亮,終於在一場又一場關於平淡與孤獨的暗戰裏,將心情整理的自然又舒適,此時終有一種越過山丘的感受,不過不管有沒有人在等候,都無關緊要,因為我們又開始了重新出發,遇見新鮮的事情,欣賞大氣的風景,然後與某某侃侃而談。
只不過最後我們最慶倖的是,總會在某一個晨起與日暮我們終會遇見那個棋逢對手的人,在生活裏,在工作中以及在愛裏,讓你感歎相見恨晚,殊不知這一切都是恰逢其時,一切發生的剛剛好……
 

創作者介紹

生命就像是一種回音

dfsdrfet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