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本以為啥事沒有,不用出車了,山木幾杯老酒入懷,一是消消躁熱暑氣,二來揉揉肚皮HKUE 酒店下濁氣,奔五的年紀了,還如此忘我地多情善感,慚愧。忽然一 則微信進來,將山木激動地打了個踉蹌,漸行漸入老花行列的他,趕忙揉揉松惺朦朧的眼,借著昏暗的燈光,微信正是那人來。未曾多思,尋個藉口,急吼吼只穿了 件內褲直奔樓下的車,反正距離挺近滴,黑燈瞎火,誰瞅見瞅呢?車裏微信、短信往來多方便,情不自禁中泡上電話煲誰也不受干擾,空調一開,悠哉悠哉。
溫馨的涼風輕輕地由柵口吹出,溫馨的話語柔情地由電話裏傳出,左耳一句的酸,右耳一聲的責備,又有那麼多的“不理解人”的面對,突聽一句:“給我馬上過來”。聽著,山木不亞於天崩地裂。
“乖,行不?我只穿了件內褲。”“穿件內褲能下樓,就不能見我?”
“乖,喝了點酒。”“酒,經過你這番口乾舌燥也蒸發了。”
“一分鐘,呵,放寬點,兩分鐘到。”
看來商量的餘地是沒有了,只有勇往直前了,恍惚中,山木想起了中學語文老師黑板寫的不甚理解的一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當口,山木算是理解了。怪誰呢?家裏的黃臉婆激情興致全無,左手握右手的感覺,近乎於木訥,半天提不出一點性趣,外面的紅顏知己如夢似幻HKUE 酒店,鮮活嫩滑,音像效果俱佳。感情這玩藝,是你這般老胳膊老腿的玩的起的?是要擔當責任, 付代價的,這不?讓你去,你敢言聲“不”?不說還穿了件內褲,就是光著屁股蛋兒讓你去,你還得去,人家都不嫌棄,你嫌個啥呢?況且了,你這奔五的絲瓜條兒 還能有啥作為?還能勾引起誰的眼珠子?歇歇吧。望著車窗外燈火闌珊,車水馬龍,懷著僥倖,誰會注意到穿著內褲開車的我呢?山木思忖著。好在一路裸奔,並未 引起觀瞻效應,只是偶爾低頭望望那白淨淨腿,在忽隱忽現的燈光下晃,頗有些不自在。
一見了面,所有的怨氣雲消霧散。呵呵,人家倒真注意起這身打扮:你這樣也敢出門,模樣挺古怪,行為挺可愛。 “一騎紅塵妃子笑”創作靈感是否緣於此,不得而知,人家皇上為了美人捨得江山,你這點“破費”算個啥?想著想著,忽見前面警燈閃爍,一個員警標準的靠邊停 車手勢,容不得山木半點思考,一只酒精檢測儀伸到山木的嘴邊,不慍不火:“先生,配合一下,吹口氣。”半晌,沒敢喘氣,咋地?剛入愁腸的酒水瞬間蒸發成一 身的冷汗,白淨的小腿肚在油門邊直哆嗦,吹吧,不吹這關肯定沒法過去, 趁著倒吸一口涼氣的當口,山木順勢裝模作樣在酒精檢測儀上吸了一口氣,心想:冷靜再冷靜,故作姿態地:“可以了嗎”? 實際上那時心虛到了極致,見過喝了酒被逮的,見過丟棄下放著音響、唱著歌的A8L車,人跑掉的,見過員警手捂著大蓋帽窮追不捨的,那陣勢滑稽、狼狽的無 語。可事情真落到山木自己身上總覺不該這般倒楣,尤其是在自己穿內HKUE 傳銷褲開車情形下。“咦,”員警發言了,“怎麼吸氣呢,吹氣。”一下子山木窘了,窘迫中無言以對,深諳世故的員警不動聲色打開了車門。
知道什麼叫蒙住了嗎?那時才叫蒙,只聽到員警叫囂:見過喝酒開車的,沒見過喝酒又穿內褲開車的,帥呆了,酷斃了,牛。

 

創作者介紹

生命就像是一種回音

dfsdrfet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