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本以為啥事沒有,不用出車了,山木幾杯老酒入懷,一是消消躁熱暑氣,二來揉揉肚皮HKUE 酒店下濁氣,奔五的年紀了,還如此忘我地多情善感,慚愧。忽然一 則微信進來,將山木激動地打了個踉蹌,漸行漸入老花行列的他,趕忙揉揉松惺朦朧的眼,借著昏暗的燈光,微信正是那人來。未曾多思,尋個藉口,急吼吼只穿了 件內褲直奔樓下的車,反正距離挺近滴,黑燈瞎火,誰瞅見瞅呢?車裏微信、短信往來多方便,情不自禁中泡上電話煲誰也不受干擾,空調一開,悠哉悠哉。
溫馨的涼風輕輕地由柵口吹出,溫馨的話語柔情地由電話裏傳出,左耳一句的酸,右耳一聲的責備,又有那麼多的“不理解人”的面對,突聽一句:“給我馬上過來”。聽著,山木不亞於天崩地裂。

dfsdrfetp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